问题库

如何评价关晓彤在《二十不惑》中的颜值?

文忠装机
2021/4/8 0:26:07
如何评价关晓彤在《二十不惑》中的颜值?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1个)

1个回答

  • 对视影音

    2021/4/12 23:05:13

    李逵是《水浒传》比较独特的存在,因其个性鲜明,豪迈爽直,很受读者喜爱。民间谚云:打不死的李逵,则把他比作瓦岗混世魔王程咬金,多以正面形象被夸赞和传扬。然而,这都是被选择性过滤了的李逵,施耐庵文本中真实的黑旋风,其实就是一个“黑杀才”,是一个被诅咒了的草莽豪强。

    李逵出身低微

    梁山好汉来自各个阶层,有朝廷将官、官府小吏、耕地农夫、打鱼渔民、江湖艺人、勾栏浪子、江洋大盗、梁上君子、医巫僧道、……等等,不一而足,几乎囊括了七十二行,更涉及三教九流各色人等。

    李逵,绰号黑旋风,上应天杀星,小名李铁牛。梁山排座次时,位居第二十二位十大步军头领第五名。别看李逵名号吓人,排位很高,但李逵的出身却很低微。

    宋江发配到江州牢城,因吴用推举,宋江认识了戴宗。这天,宋江、戴宗在一家酒楼上喝酒的时候,李逵出场了。戴宗是这样向宋江介绍李逵的:

    祖贯是沂州,沂水县,百丈村人氏。本身一个异名,唤做黑旋风李逵。他乡中都叫他做李铁牛。因为打死了人,逃走出来,虽遇赦宥,流落在此江州,不曾还乡。为他酒性不好,人多惧他。能使两把板斧,又会拳棍。见今在此牢里勾当。

    从戴宗的介绍中,得知李逵是在江州牢城里做事,充当一名狱卒,书中写作“牢子”。因为打死了人,李逵从山东沂州逃到江州。遇到赦免之后,李逵不愿意回乡,流落到了江州。大概遇到戴宗之后,把他招做临时工,安排在自己所管辖的牢城之中,做了一名狱卒。

    狱卒的社会地位是非常低下的,古时比较低贱的四大行当“娼尤皂隶”,李逵就属于“隶”。明朝的时候,皂隶的后代连科举考试的资格都没有。据戴宗所说,李逵是一个乡下人,即便是乡下人,地位都比“隶”要高出几个档次,旧时三教九流中,种田属于“上九流”,“皂隶(走卒)”则属于“下九流”。即便如此,李逵都不愿意回乡,因为,李逵家实在是太清苦了。

    李逵探母那回书中,写了铁牛家中的状况:李逵看时,见娘双眼都盲了,坐在床上念佛。李逵进门便道:"娘,铁牛来家了!"娘道:"我儿,你去了许多时,这几年正在那里安身?你的大哥只是在人家做长工,止博得些饭食,养娘全不济事!

    李逵的哥哥李达是个长工,老实巴交的干活,生怕惹事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壮劳力,连老娘都难以养活。这等贫苦,李逵自然宁愿做个狱卒,也不愿意回到乡下受苦。

    李逵出身低微,属于社会最底层人物,很值得同情。他生性率直,充满了野性的鲁莽,有时竟然还有几分可爱。但是,如果把戴宗的话与李逵的家境联系起来,却又不是那么回事了。李逵的身世,具备蜕变的性质。

    李逵出场时已经蜕变

    俗话说,家贫思孝子,李逵打死人后逃亡在外,尽孝是不可能了。因而,他的母亲为此哭瞎了双眼。但是,遇到赦免后,李逵却情愿流落江湖,也不回去养活母亲。因为,江州城多好玩啊。

    宋江见李逵的场景很特别,是在与戴宗在楼上喝酒时,忽然听到楼下喧闹。宋江不知是谁在楼下闹腾,戴宗从过卖的那里打听到,此人正是自己手底下的小牢子李逵。原来,李逵赌博输了个精光,便问店主借十两银子翻本。主人不愿意借,李逵便大闹起来,准备把店主家砸个粉碎。

    李逵的这段自我表白,彻底暴露了黑旋风的秉性,这个从赤贫蜕变为恶徒的黑大汉,所到之处便有暴力。在家乡不知为何就杀了人,亡命江湖后,又沾染上了喝酒、赌博、打人的恶习。这样的李逵还是好人吗?还值得同情吗?

    李逵的恶习还在这座酒楼中表演。宋江为了结识这个黑大汉,很慷慨的给了李逵十两银子。得了这十两银子,李逵又去赌,这回依旧又输掉了。李逵照样耍赖,动手要抢回输掉的银子,便与十二三个赌徒打了起来。李逵说,自己平常都很直,这次不直一回。黑旋风似乎一点都不爽直,刚刚才强行跟店主借钱,转过身来却说自己一贯很直。

    李逵大闹酒肆,这家店子是不能再去了。宋江、戴宗便换了家酒楼,来到了琵琶亭。因为宋江要吃鲜鱼,李逵又到浔阳江闹事,结果,被浪里白条张顺引诱到水中淹了个半死。《水浒传》中有句话,说的是“恶人只需好汉磨”,李逵差点被淹死,便是被张顺狠狠的磨了一遭。

    不过,张顺其实也不是什么好鸟,独霸浔阳江,于他哥哥张横一样,都是一方黑势力。这两个恶人因为浔阳江一场搏斗,还是坐在了一条板凳上。

    宋江、戴宗、李逵、张顺很快便在一起喝酒,喝到兴头上,李逵正待要卖弄胸中许多豪杰事务,却被一个二八女娘开唱打断了话头,李逵怒从心起,跳起身来,把两个指头去那女娘额上一点。那女娘大叫一声,蓦然倒地。店家救了半晌,那卖唱的女子才苏醒过来。他的爹娘听得说点晕他女儿的是黑旋风,先自惊得呆了半晌,那里敢说一言。李逵恶名远扬,打人不分对象,不问青红皂白。

    黑旋风兽性未退

    旋风就旋风罢,施耐庵为何要冠之黑呢?原本,李逵就是很黑的人。一出场,施耐庵就说他是一个黑大汉。江州劫法场,李逵赤膊上阵,一对板斧专往人堆里杀,他才不管杀的是官军还是百姓。只杀得“杀得横遍地,血流成渠。推倒颠翻的,不计其数。”

    我不认为施耐庵是在赞扬李逵的豪迈,而是在谴责这个黑旋风真的很黑,就是一股席卷他人生命的妖魔旋风。

    宋江打下祝家庄,李逵又去嗜血,提着一对板斧杀到了扈家庄。扈成牵羊担酒来到宋江军中投降,作为宋江身边的人,李逵应当是见到扈家庄投降队伍的。但是,因为兽性大发,只要闻到血腥便要杀人。可怜扈三娘一家老幼尽皆死于李逵的板斧之下,只逃脱了扈成一人。

    如果是李逵这般杀人是战场上的变态,那么,另外两件事情则远远超出了生理上的变态,简直就是兽性大发。

    宋江智取无为军,张顺活捉黄文炳,李逵为在宋江面前表达忠心,竟然就着炭火,用利刃将黄文炳的肉一块块割下来烤熟,做了下酒菜。活剐黄文炳替宋江出气情有可原,但人能吃人肉吗?除非野兽、恶魔。

    偶尔为之也则罢了,同样的事情,李逵又干了第二次。这便是去沂州百丈村接母亲上梁山途中,把李鬼的肉做了下饭菜。

    第二件事就是斧劈四岁儿童。为了赚朱仝上山,吴用、雷横、李逵联手,在沧州盂兰盆大会的前半个月,从朱仝身边用蒙汗药迷倒的沧州太守四岁的小衙内,弄到树林子里用板斧砍开了无辜儿童的头颅。

    这节故事中,施耐庵特意设置了一个背景,就是盂兰盆大会前十五天。简单而言,盂兰盆大会在道教传说中叫盂兰盆节,也就是中元节,时间是每年阴历七月十五,这也是中国的鬼节。《水浒传》所说,李逵斧劈小衙内的事情发生在盂兰盆节的前半个月,指的是从这一天起到七月十五,阎王解除鬼的拘禁,已经去世的祖先可以得到自由。于是,子孙们纷纷以各种形式祭奠祖先。

    道教把中元节叫“盂兰盆节”,佛教则称之为“盂兰盆会”。盂兰盆会讲的是“目连救母”的故事,寓意为生父母添福添寿,祈祷已逝的父母离开苦海,得到快乐,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。

    施耐庵以道教、佛教的双重隐喻,来谴责李逵的兽行,从而,也以此进一步诅咒谴责李逵。既然是进一步诅咒,那么,李逵之前是否还被施耐庵诅咒过一回呢?

    李逵遭遇施耐庵严厉诅咒

    宋江把父亲、兄弟接到了梁山,公孙胜也下山去探视母亲。此时,唤醒了李逵心底的一丝人性,也向晁宋二位头领告假,前往百丈村接老母亲到山上快活。但是,途中出大事了。

    李逵到得家中,见老母瞎了双目,坐在床上念佛。李逵趁哥哥前去报官的当口,背着母亲便往梁山跑。到了沂岭之上,老母亲忽然感到格外口渴,李逵便把母亲放在岭上一块大青石上坐地休息,自己挎着腰刀下到溪涧里取水。到了溪边,却没有盛水的容器,李逵爬上另一座山头,来到泗洲大圣祠堂,拔掉了门前的一座香炉,再下到溪里洗刷干净,装了水又爬上沂岭。然而,母亲却被老虎吃掉了。于是,黑旋风便奋勇杀掉了老虎一家四口。

    李逵取水,根本就没有必要拔掉香炉,他腰中的刀鞘可以盛水,泗洲大圣祠堂里总会有破罐破碗可以盛水。然而,李逵眼中只有这座香炉,根本就没进庙中寻找。那么,施耐庵为什么这么写呢?是在赞扬李逵的孝道,亦或是憨人做憨事,竟然以石香炉当水具而让人感动黑旋风很可爱吗?绝对不是,施耐庵是以此来诅咒李逵。

    泗州大圣,本是西域僧人,世称“僧伽大师”、泗州佛,是观音的化身。观音在民间是普度众生之佛,又是帮助百姓传承香火的菩萨,即“送子观音”。李逵的母亲念佛,李逵则要断掉观音的香火,这样的悖论多具讽刺意味啊。

    既然李逵拔掉了香火炉,自然就是无后了。梁山泊很多好汉单身,缘故却在这里。

    施耐庵的诅咒实际上是一种愿望,他希望李逵这样的妖魔就此绝迹,不再繁衍生息,以期天下太平。

    《水浒传》从赵匡胤结束五代纷乱,建立大宋太平天下开篇,七十回又以“天下太平”四个青字结尾,便是《水浒传》所要表达的美好愿望。因而,在“还道村受三卷天书,宋公明遇九天玄女”这回书中,道家最高阶神告诫宋江要斩断魔心,去邪归正,“还道”正道。

    李逵就是这样一个形象,他对宋江的忠心、义气都是建立在满足自己秉性的前提之下的。宋江慷慨施惠,放纵黑旋风为非作歹,这才是李逵忠心忠义的基础与条件。至于续书《征四寇》所设置的李逵之死,可谓便宜了他,施耐庵的著作绝不会这样写。

相关问题